<listing id="ttjt3"><cite id="ttjt3"><i id="ttjt3"></i></cite></listing>
<menuitem id="ttjt3"><strike id="ttjt3"></strike></menuitem>
<var id="ttjt3"></var><cite id="ttjt3"><span id="ttjt3"><thead id="ttjt3"></thead></span></cite>
<cite id="ttjt3"><strike id="ttjt3"></strike></cite>
當前位置:首頁 > 推薦排行 >本土 包容包涵常德人

本土 包容包涵常德人

常德日報2022-03-03 16:10:58

漢代許慎在《說文解字》中說:“包,象人裹妊巳在中?!薄侗笔贰ば靹t傳》說:“包涵二儀,混成萬物?!睂τ谌耸?,包容包涵是一種大胸懷、大海量、大境界。清人林則徐曾對這種美德有過形象而生動的形容,叫作:“海納百川,有容乃大?!?/p>


  常德作為上古高士善卷“讓王”之地,德澤深厚,中華五千年的璀璨文化深深根植于其間。作為人之美德的包容包涵精神,也象她的“德”文化一樣(其實它是德文化的一種),顯得是那樣的敦厚 、淳樸,形成了一種源遠流長且獨特的 文化現象。



一、多次的民族大融合,展示了她海納百川的寬廣氣度。


  常德在周代被稱為“南蠻”之地,而其方言在現代教科書的語系劃分上卻以“北方語系”著稱。這種少見的特殊現象的生成,究其根源在于北方民族的南遷。南北混成,民族融合,于是形成了一種新的格局——即多種民族相融并存、和睦相處的嶄新格局。


  據《洞庭湖志》記載:考古發現證明,楚人自西周時期“ 開始南遷”,先達洞庭湖區的澧水下游的澧縣澧東一帶;春秋時期“大舉南進”,進入洞庭湖區周圍的澧縣、常德、岳陽、汨羅、長沙、益陽、桃江廣大地區;戰國時期則“席卷江南”。由是,便奠定了常德作為楚國腹地之“荊南北”的重要地位。楚惠王四十二年(前447),楚又將蔡地百姓遷至沅、澧一帶。楚人、蔡人等“和當地土著居民共同開發洞庭平原,創造了輝煌的青銅文化?!保ā抖赐ズ尽罚?/p>


  民族的相融并存,實質上是人際關系的相融并在。人們在其生產、生活的過程中,由于相互借鑒、學習甚至是通婚等多方面的需要,自然產生一種相互包容、相互禮讓的想法。久而久之,發展下去,便形成了一種包容包涵的精神和美德。在戰亂年代,這種包容包涵的精神和美德就顯得更加重要和實在。


  東漢末年,由于宦官專權,加上“董卓亂天?!?,中原地區戰亂頻仍,人們流離失所,于是出現了人口大量南遷的現象。


  戰亂使人口大規模南徙,人們無不向往“安居樂業”的美好生活。史籍證明,常德恰恰具備這種“安居樂業”的自然和人文的條件。


  常德地處地球北緯30°地帶。這一地帶四季分明,陽光充沛,氣候溫和,最適宜于谷物生長和原始的動植物生存,是公認產生遠古人類文明的黃金地帶。1979年,由中、美、日等國組成的國際權威考古隊在澧陽平原的澧縣城頭山考證,發現了距今6000年的一座古城一一即“城頭山遺址”。專家們一致認為,這是中國最早形成的一座古城。而且,在距此不遠的“八十檔遺址”,又發現了人工栽培稻谷(己碳化)1.5萬粒以上,其數量遠遠超過國內已發現的總和。經鑒定,它距今9000年左右,是迄今所知世界最早的栽培稻谷。專家們認為,這一考古發現,充分說明這里已率先進入了“農業革命”的文明起源階段。至周代,常德已是“植谷唯稻”,“飯稻羹魚”的人間樂土。至西漢,據史書記載,這里“民食魚稻”,而且似乎還存在著一種“社會平等”的現象,稱“江淮以南,無凍餓之人,亦無千金之家”。所以,至晉代,大詩人陶淵明依據“避秦”的故事和其先輩對武陵田園詩畫般的描述,為人們勾畫了一個遠離戰火、安居樂業的理想世界,即“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武陵人以捕魚為業”的“世外桃源”。他的名篇《桃花源記》,彪炳千秋,永遠為人們津津樂道。


  正是這種優越的自然和人文的環境,戰亂中的人們無不向往而紛至沓來。從“建安七子”之一王粲的“復棄中國去,委身適荊蠻”的詩句中我們可以清楚地感知到這一點。而常德正是以她那博大的胸懷坦然地迎接著這一批又一批從戰亂中逃生的人們。


  “西晉永嘉(307~312)之亂后,山西、河南一帶流民,10000余人涌入洞庭湖西部、澧州一帶?!保ā抖赐ズ尽罚端螘ぶT志總序》記載:“魏晉以來,遷涉百計,一郡分為四五,一縣劃為兩三”。因此出現了郡縣濫置的現象,洞庭湖區先后增設的縣有作唐(今安鄉)、安南、澧陽、巴陵、湘陰、玉山、湖濱、龍陽(今漢壽)、藥山、重華等縣。據《安鄉縣志》載:“南北朝宋武帝永初元年(420),河南義陽郡厥西、平氏縣23%的人口成建制遷入作唐縣地,僑置南義陽郡,計1607戶,9741人,占作唐縣總人口的52%?!碧铺鞂毮觊g,“安史之亂”,“襄鄧百姓,兩京(長安、洛陽)衣冠,盡投江湘,故荊南并邑,十倍其初,乃置荊南節度使?!保ā杜f唐書.地理志》)當時南下北民多集中在江陵至沅、澧一帶。至明代,常德還出現了一個令民族團結可喜的現象:一支從祖國西北邊陲新疆來的回維部隊,駐扎在桃源縣楓樹(今楓樹鄉),歷數十代繁衍生息,致使常德桃源成了我國維吾爾族的第二故鄉?!冻5碌貐^民族志》記載了這一史實:


  “常德、桃源一帶的翦姓維吾爾族,其始祖哈八士,系哈勒將軍之子。原籍在新疆哈蜜石橋河。明洪武年間,朱元璋調哈八十南征。哈智勇雙全,屢建戰功,并先后取得常德沙河、漢壽株木山等 處的戰役大捷。嗣又奉旨征剿了云南、貴州等地叛民,致使哈八十成為明王朝的定國重臣。為此,明太祖欽賜翦姓(意為永恒 ),并御筆將八十之名改為八士。晉封為“鎮南將軍”,加“太子太傅”銜,命其鎮守常辰一帶,衙署設常德。不久,又因征蠻有功,明廷加封為“平蠻將軍”加“太子太傅 ”并誥授“光祿大夫 ”。明洪武二十二年(1379)在一次戰役中陣亡,奉旨殮葬于常德東關黃龍崗(即今建設橋原常德酒廠處)。兒翦拜著后亦戰死疆場,受封。其后數代子孫均葬于此。1952年,墳墓遷至桃源縣楓樹公社回維大隊?!?/p>


  據1991年全國第四次人口普查統計,這支維吾爾族現分布于常德、桃源、漢壽、澧縣、津市等多處地方,總人口達6447人。。


一支從新疆來的回維部隊,數十代在這塊土地上繁衍生息,這不能不說明常德這塊熱土宜于人居,而且也不能不說明常德確實存在著一種包容包涵的博大精神。


  常德還是土家族群居最多的地區之一。土家族族稱的演變,正好是土著居民對外包容的直接說明,它是常德包容包涵精神的一個范例。


  據《常德地區民族志》載:土家族是我國西南地區歷史悠久的少數民族之一,長期定居在湘鄂川黔四省交界地帶,俗有“一腳踏四省”之稱。常德石門一帶的土家族自稱為“畢藥卡”或“畢基卡”、“七里卡”、“七里軍民”,其意為“一家人”。而土家作為族稱,卻出現較晚。宋代史籍將居住荊楚洞庭一帶的土家族稱為“南北江諸蠻”之一。自宋代開始,為了有別于其他少數民族,將這些土家人稱為“土人”、“土丁”或“土兵”。明初,大批漢人遷入土家地區,為了區別,則用漢語稱他們為“土家”或“土戶”,而稱漢人為“客家”或“客戶”。直到民國時期刊行的《咸豐縣志》,才將“土家”一詞用文字形式確定下來。民國時期,。,經周恩來總理批示,多次進行調查,,正式確認土家族為單一的少數民族。自此,土家族成了我國56個民族中的一員。據全國第四次人口普查統計,常德的土家族人數達35萬多人,幾乎占全市總人數的7%??上攵?,他們在民族相融并存的歷史進程中,發揮著何等重要的作用。


  常德這塊熱土地上,現居住著31個民族,她們就象是一個大家庭的兄弟姐妹,相融并綠,茁壯成長。



二、多彩的文化大交流,綻放著兼收并蓄的豐碩成果。


文化,作為人類社會歷史實踐中創造的財富,隨著民族的產生和發展,它具有民族性。通過民族形式的發展,形成民族的傳統。常德作為人文薈萃之地,在其長期的民族相融并綠的過程中,也將多種多樣的文化吸收進來,形成自己的特色,從而誕生了諸多享譽華夏乃至世界的偉大文化成果?!冻o》、《竹枝詞》、佛教(南禪)等,無一不是其中的瑰寶。


  1、楚文化與屈原、宋玉。


  楚文化是以《楚辭》作為代表而著稱的?!冻o》和《詩經》并稱為我國詩歌的兩大源頭?!俺_文字之始者屈子”(賀奇《楚辭·九歌注》)是不是他在朝做左徒、三閭大夫時將《楚辭》成果推向了高潮甚至是頂峰的呢?不!恰恰是在他被貶后“行吟澤畔”之時。


  常德,留下了他深深的足跡和鏗鏘的名篇!


  《離騷》,是屈原的代表作,被譽為我國古典詩歌中的杰出作品。文中有涉及常德的句子多處——“濟沅湘以南征兮,就重華而陳詞”、“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為茅”。從字面上來看,“沅湘”是指“沅”、“湘”二水,而從《楚辭》研究大家漢王逸和宋朱熹的習慣稱謂上來看,“沅湘”系指“三湘”之一的“沅湘”之地——武陵郡即今常德。


  屈原《九歌》更是他為常德(沅湘楚人)所寫的祭祀樂歌?!毒鸥琛肥恰冻o》的又一重要作品。它的寫作年代和地點,歷來沒有大的爭論,都確定是他晚年被放逐到沅湘的作品。


  此外,屈原的《涉江》:“朝發枉渚兮,夕宿辰陽”,證明了他早上從德山的“枉渚”出發,晚上宿于“辰陽”(今辰溪)的“行吟”軌跡;屈原的《懷沙》:“浩浩沅湘,分流汩兮?!笔撬猿零榱_江之前,目睹沅湘之水滾滾疾流,而感慨“修路幽散”,道路之遙遠;屈原的《惜往日》:“臨沅湘之去淵兮,遂自忍而沉流?!北砻魉砼R沅湘之玄深淵,而“自忍沉流”的愁苦心情;屈原的《悲回風》:“故荼薺不同畝兮,蘭芷幽而獨芳?!备锌嗟妮彼j和甜的荼薺“不同畝”而生,而幽幽的沅芷澧蘭卻能獨自發出芬“芳”。等等,無一不說明屈原在常德這塊土地上徘徊、“行吟”。有專家說,屈原的作品極善于吸收民間文化的精華。從上述諸篇中可以看出,常德的一草一木,一渚一流,都成了他描寫和抒發情感的對象,更何況《九歌》又是他直接從民間文學的胚胎中滋生出來的呢?——常德接納了屈原,而屈原則以他豐厚的楚文化的經典擦亮著常德。


  宋玉,又一位《楚辭》的代表人物。清同治《安??h志》注載:宋玉,戰國楚國鄢(今湖北宜城)人,曾為頃襄王大夫?!稘h書·藝文志》錄其作品《九辨》、《風賦》、《高唐賦》等十六篇,是繼屈原之后的楚辭大家,后世并稱為“屈宋”。傳說宋玉死于臨澧,臨澧有宋玉墓、宋玉廟和看花山等,歷代志書均有記載?!八斡駨R,在縣東二十里,歷塑宋玉像祀之?!蓖危ā栋哺?h志》)又,《臨澧歷代詩詞選》載:“據考證,臨澧既是宋玉的作品創作地,又是他的歸宿之地。宋玉在臨澧生活了47年,至今留有宋玉城、宋玉墓、宋玉廟、九辨書院、看花山、放舟湖遺跡群?!币淮o大家客居常德臨澧如此長的時間,并將其作為自己的歸宿之地,留下的文化遺產又是如此之多,這件事的本身就說明:常德成了楚文化的重要發祥地!


  2、竹枝詞文化與劉禹錫。


劉禹錫是繼屈原、宋玉之后,又一位謫居常德的大詩人。805年他參與王叔文“永貞革新“,失敗后被貶為朗州(常德)司馬,九年后奉召回京。十年時間對于一個謫官來說,是一個漫長的歲月,而他并沒有被仕途不順所壓倒,他學起了屈原,扎扎實實做起了學問。


《新唐書·本傳》載:“(朗)州接夜郎諸夷,風俗甚陋,家善巫鬼,每詞,歌《竹枝》,鼓吹裴回,其聲傖佇?!币虼?,劉禹錫深深愛上了《竹枝詞》這一文學形式。他把北方文化(中原音律)與南方竹枝詞文化緊密結合起來,創造了一種新的文學樣式——文人《竹枝詞》“


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唱歌聲。


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情卻有情。


(《竹枝詞》二首之一)


形象,生動地展示了沅澧風光。他的《竹枝詞》成了唐代詩歌的一個創新品種?!缎绿茣け緜鳌酚涊d了劉禹錫的這一歷史功績:“禹錫謂屈原居沅湘間作《九歌》,使楚人以迎神。乃倚其聲,作《竹枝詞》十余篇。于是武陵夷俚悉歌之?!?/p>


  十年間劉禹錫在常德創作詩文200多篇,占其一生創作總量的四分之一。


  3、佛教(南禪)文化與宣鑒、惟儼、師遠。


  常德的佛教據楊嗣昌《梁山游記》記載:“吾郡宗門唱道自德山始,而其后欽山、藥山、蘇溪、大龍之屬,法席云興,梁山(太陽山)其一也?!倍鴵寮螒c《常德府志·軼祀考》載:陽山東側觀音寺,為“晉白鹿和尚建?!睋陨蟽烧f推斷,常德的佛教應始于晉而盛于唐宋。常德的佛教屬于南方禪宗。關于禪宗,蘇淵雷在《禪宗史略》中有過介紹,他說:我國的佛教,自東漢明帝永平十年(67)由外傳入,至隋唐產生天臺、華嚴、唯識、禪宗、凈土、密宗具有中國特色的六大宗派。禪宗,創于中唐而盛行于晚唐和五代。它的形成、發展、演化以及所體現的佛教思想在中國佛教史和文化史上占有重要而光輝的一頁。常德的佛教為什么在唐、宋季會大暢宗風呢?究其原因,也在于她以海樣的胸懷,引進了不少關鍵人物來主持法席。其中德山的宣鑒,藥山的惟儼,陽山的師遠等,皆是其中的翹楚。


  宣鑒(782-865),俗姓周,四川簡陽人,少小出家,大、小乘諸經皆通。他到德山來主持法度,既是“佛理相融”的結果,也是常德“見賢若渴”的必然。本來,他擔經出川,是要向南禪“見性成佛”說來挑戰的,不料到澧州龍潭寺后,與其主持崇信禪師一番對答,他豁然頓悟,反而成了南禪崇信禪師的嗣法弟子。咸通年間,朗州刺史薛廷望修復“古德禪院”(今乾明寺的前身),四處尋訪高僧來做主持。聞知宣鑒大師避居太浮山石室,不肯出山。便多次登門懇請,都被婉辭。于是,他設計以走私食鹽的“罪名”派人將其“請”下山來。宣鑒治法甚嚴,常以棒戒律徒,故以“德山棒”之稱,與臨濟宗義玄禪師的“喝教”共同構成宗門接引學人的一大特色,故禪宗有“德山棒,臨濟喝”之謂。咸通六年(865)宣鑒圓寂,唐懿宗賜謚“見性禪師”。


  惟儼(751-834),俗姓韓,祖籍絳州(今山西新絳縣),天寶十年出生于南康(今江西贛州)。17歲出家,師從石頭、馬祖。唐貞元初(785),駐錫澧州藥山?!蹲嫣募份d:“師初住時,就村公乞牛欄為僧堂。住未多時,近有二十來人。忽然有一僧來請他為院主,漸漸近有四五十人?!贝撕?0多年,惟儼在藥山弘法,一時“海眾云會”?!跺⒅菟幧焦饰﹥岸U師碑銘》記載了當時盛況:“游方求益之徒如教之在此,后數多,而僧徒葺居禪室,接棟鱗差,其眾不可勝數?!碧拼軐W家、時任朗州刺史的李翱等都曾到藥山造訪問道。


  惟儼勤謹傳法,門下高僧倍出,其中最具影響者云巖曇晟、道吾宗智、船子德誠等。曇晟得惟儼真傳后出錫潭州(長沙)云巖山,卒謚“無住大師”。嗣法弟子洞山良價,傳曹山本寂。此二師秉承惟儼、曇晟一脈相承的禪風,創立“曹洞宗”,與溈仰、臨濟、云門、法眼并稱為禪宗五家。洞山良價和曹山本寂尊惟儼為祖師,舉藥山為祖庭。曹洞一支,宗門大弘。朝鮮新羅王朝后期,不少新羅僧人投惟儼法孫參禪問道;南宋時期,日本僧人永平道元將“曹洞宗”